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勤业教育

查看: 27|回复: 0

梦之启迪,散文,中国文艺出版社

[复制链接]

2991

主题

2991

帖子

9237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9237
发表于 2021-2-19 19:40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梦 之 启 迪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庚子年祭
2020年的最后一晚竟作了一个长长的梦,更奇怪的是那梦与吃相关——就读的大学里,学生食堂迁出校园。某日独自前往就餐,因没了同学的相伴方向混淆陷入迷途。沿途不断询问路人,云云之众竟无人能指点迷津,眼见那食堂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,绕来绕去就是寻不到,恰如卡夫卡笔下“城堡”中的主人公土地测量员K,竭尽全力,欲进而终不得入,直至奄奄一息。但比起K来我幸运得多,没有徒劳无益的四处奔走、碰壁,没有绝望中的拼命挣扎,也不受法规条文的约束;即使一路扑朔迷离,里弄小巷曲曲折折,弯弯绕绕,街市店铺、马厩农舍城乡混沌,奇奇怪怪,神神秘秘,但途中惊奇不断,又得路人如卖肉的、修鞋的、上学途中的学生等的热情指得,尤其是一路人相伴并引导,跨越陡峭山崖,登临险峰 ,终于望见山那边的无限风光:晨光弥漫,田野静谧,鳞次栉比的楼房,炊烟缭绕的农舍院落,似轻罗笼罩朦朦胧胧;忽而晨曦掩面,光束穿透云层于狭逢中睨视山川,村落原野,竹丛溪流瞬间被聚光,如舞台幻影流光溢彩,风景这边独好!如此美妙的光影岂能错过,这才想起竟忘了带相机!
是现实还是梦幻,已经分不清了。耳畔公元纪年的新年钟声刚刚敲过,农历庚子年末冬夜漫漫使人难耐,只得于梦之朦胧中追寻昔日掠影踪迹:离别讲坛,背起相机五六载,捉影捕光马蹄难停,北国踏雪南海听涛东攀峰岳,尤其是西走高原,藏区采风奔走月余,与藏民同吃住予藏娃教与学,亲历莫斯卡的法事盛典,深入阿科里高原牧家摄下牧民生活点滴;17年夏末,远赴非洲,往返原始部落,青山依旧绿原始陋习仍在承传,部落人蜗居草棚割唇穿耳裸身,恍若回到纪元前;19年脚步更加匆忙,年初飞往印度,借大壶节神灵之光窥探异邦人笃诚膜拜之灵,记录他们千姿百态之影;初秋再往新疆拍“转场”,追踪牧群迁徙,仲夏历经五更寒深秋乃知雪山险,返朴荒野,露宿毡房,黑夜聆听万物窃语,又巧遇哈萨克人为弟子高中举行的叼羊比赛;深秋徽行摄民风,墨砚制作精雕细琢、油纸伞匠巧手夺天工、歙县土法榨油赤膊撞击声声震;登临黄山别有天外,奇峰巍峨,异石耸立,玉松临风,日出浩然,儿时之梦终于兑现......
而即将过去的庚子年,有幸升级为“祖辈”,小心守护着生命的孕育,乐见孙儿的诞生;然更不幸大疫肆虐,恐老迈之身有染而不得不禁足息摄,远行计划一一搁浅;不幸的是赋闲却多恙,年初大病,虽非疫染至秋渐愈,但目睹重疫祸及环宇,短短一年,几千万生命重疾缠身,数百万生命瞬间逝去,难免时陷沉郁。庚子年浓冬黑夜沉沉,庚子年其路漫漫,环宇上下苦苦求索,竭力熬度时艰......
幸好有梦,梦诱我寻食。然小康之时日,衣食无忧,又为何以“食”入梦而诱之?莫不是在那个特殊年代儿时的饥饿已深深潜沉心底,留下后遗待到老来执意投梦以寻求心理补偿?然寻食入梦却不为“食”,反倒是乐在歧途,登山攀崖爬梯下坎历经险阻,沉醉光影尽赏美景而悠哉游哉,又时有兴致所好潜心底呼唤,而“寻食”早已忘乎所以。这弃初衷而他寻竟是为那般?难不成不屑眼前小康而返朴,难不成久违山川欲觅归宿,息摄日久趣意则投梦而呼?
幸好是梦,种种预料之外皆因缘“化解”——寻食入迷途有善者引路,尤似但丁梦游森林身陷绝境,后有虎豹追踪前为悬崖绝壁,危急之时维吉尔突然现身引导,躲过劫难再游三界;又幸好是美梦,虽似但丁险游却未入地狱遭遇鬼魂恐吓;虽一路历经险阻却饱览途中美景,沐浴明媚晨光,大自然赐予的心灵之慰恰似历炼狱之“淬火”——因疫歇足而闲,闲而静思,思而有悟。
2020年最后一晚,庚子年冬夜漫漫,寻食之梦幻为奇奇怪怪的寻路之梦,玄也;寻路之得为涉足重重险阻中又以美景诱之,如赴“飨宴”,玄而尽兴也。然此乃更解“食”之所需而示灵之渴求。这果真如庄周梦蝶,无以于梦中辨真伪,却在“玄”中昭其然;这又似佛洛依德解梦,三层“意识流”交错流动,梦之潜意识中其所以然已示昭昭。
2021年2月13日

  赞

     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